返回 277 鏖战  将进酒 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http://m.ibiquge.net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277 鏖战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薛延清迎储君回宫时, 曾向内阁出示先帝朱批和秦王私章,”姚温玉用手指轻擦过泛白的嘴唇,“可这两样物件风牛马不相及, 秦王私章根本没有盖在朱批上。如果仅以此物就能证明李剑霆是秦王嫡女, 那我姚氏书房内的贵胄遗笔皆是帝王佐证。”

    岑愈纵使手脚发凉, 也不能再弱了气势,今日城下对谈万众瞩目, 答错一句话,对阒都而言就是灭顶之灾。他定一定神, 说:“皇上入宫时,内阁当堂公验, 当时还有太后颔首,确认皇上正是李氏血脉!”

    风雨嘈急, 砸在油纸伞上像是爆开的豆子。

    姚温玉说:“先帝去后,李氏凋敝,你们所谓的当堂公验,不过是凭靠薛延清的片面之词。太后独居深宫,内有权宦挟持,外有佞臣威逼, 如何能说实话?”

    岑愈胸中大震, 他仓皇退后,说:“佞……你怎可说我是佞臣……公验当日满朝文武皆在场, 谁敢胁迫太后, 我第一个手刃了他!”

    “好, 先生忠义,我很佩服。”姚温玉从袖袋里抽出封信,对岑愈说,“我这里恰好有封三小姐的密函,既详细写明韩丞用荻城账务胁迫太后一事,还附有太后与三小姐的家信,皆盖有太后私章。”

    此信一出,雨中哗然。

    岑愈何曾料到姚温玉真的有证明,那股寒意直蹿脊梁——今日根本不是中博凶险,而是阒都凶险!他扶着旁边的桌沿,说:“三小姐离都许久,不再侍奉太后左右,她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乃是启东大夫人,”姚温玉句句紧逼,“她的话若是不可信,启东三十万守备军为何至今没有出兵?”

    雨中闷雷乍响。

    姚温玉松开手指,任由密函跌落水洼,他说:“戚氏宁可赔上百年威名,都不愿意出兵勤王,正是因为如今皇位上坐着的,根本不是李氏君王。薛延清指鹿为马,不仅欺君罔上,更假借楚馆小女充当皇嗣!”

    楚馆小女!

    “你妖言惑众……”学生指着姚温玉,厉声说,“皇上乃是阒都农户之女,在近邻间早有仁名……”

    “昏聩,”姚温玉眼眸里没有温度,“李剑霆登基后从没召见过养父母,她若真是仁义守孝,便不会对养父母不闻不问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休说岑愈,就是他身边的学生都陡然跌坐在地,阒都都军在悚然间交头接耳。阴云已经逼到了阒都的殿宇,在电闪雷鸣间劈亮了狰狞的飞檐,那封密函迅速传递在西南各地,还藏在阒都的锦衣卫们走街串巷,葛青青占据着茶馆,看雨珠猛烈敲打着窗纸。

    李剑霆仰首,听着雷鸣,对那已经砸响的战鼓了然于心。她问空荡荡的明理堂:“东烈王出兵了吗?”

    风泉点燃一炷香,答道: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* * *

    屏风内有衣料摩擦的“簌簌”声,既然端坐在小案对面,隔着帕子为柳娘把脉。

    “戚氏一门皆是忠肝义胆之辈,老帅战功赫赫,深得圣恩。”**山说,“如今山河危急,内患四起,正是戚氏再做国之重器的时候。我劝大帅,不要为私交坏大义,尊崇君王受礼八方,戚氏日后的荣耀就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治境能臣,对于民政比我熟悉,”戚竹音喝茶,“既然已经到了山河危急的时候,这些陈词滥调就不必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茶亭内氤氲着热气,**山苦笑片刻,道:“劝说功名都是老生常谈,我到这里来,只是想与大帅掏心掏肺地讲几句话。”他搁下茶盏,看着戚竹音,“大帅,如若当今是个无能之辈,那我必不会来。可眼下大周复兴指日可待,只要革除内患,百姓兴业就不是妄谈。”

    他停顿须臾。

    “先帝在位不事朝政,朝廷分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