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273 显山  将进酒 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http://m.ibiquge.net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273 显山 (第1/3页)

    漠三川位居格达勒以东, 因为三川连绵入漠而闻名,数十里荒滩戈壁, 只有胡桐点缀成片。此刻阒都的天已经黑了, 这里还是傍晚。

    萧驰野枕着双臂, 看最后的落日。

    漠三川的天太广阔, 如果躺在沙地上看久了,就会有种正在被苍天拥入怀中的错觉。落日恍如流淌的糖浆, 黏稠的光芒涌没大地。

    猛落到萧驰野的身边, 跳到他胸口。他口中叼着草芯, 被猛踩得胸口一沉, 把草芯吐掉了。

    “喂, ”萧驰野说, “你好沉啊哥哥。”

    猛歪头,用一边眼睛睨着他。

    萧驰野只能腾出条胳膊,胡乱摸了摸猛。他冲正在溪边饮水的浪淘雪襟打了个口哨,示意浪淘雪襟过来带猛玩。浪淘雪襟踏着前蹄, 转过屁股继续饮水。

    铁骑在这里驻扎了几日,陆广白摘下头盔, 拍着满身沙子往过来走。

    “萧大帅, ”陆广白汗都淌湿了脖子, 顺着萧驰野的视线往西看, “您悠哉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没有, 心里苦, ”萧驰野煞有其事, 用摸猛的手指向西边,“我内子在那头,天天以泪洗面,盼着我归家呢。”

    “给他记上,”陆广白把头盔扔给晨阳,“回去告诉你们家府君,看看到底是谁以泪洗面。”

    萧驰野等陆广白坐下来,问:“蒙驼部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还是原话,”陆广白撑着膝头,“巴雅尔是铁了心要把女儿许配给你,你不要他的女儿,他就拒绝跟离北铁骑联盟。”

    “巴雅尔这个老骆驼,”萧驰野坐起来,背上的沙子滑掉些许,他看向陆广白,“他要把女儿给我,无非是怕我过河拆桥,想拿个女人套住我。我要真是不讲情谊的人,他就是把他妻子送给我,我也照样要杀他。”

    陆广白点了点萧驰野,说:“你就用这表情去见他,他当然害怕。”

    萧驰野眉微挑,道:“我又不求他。”

    “嘴硬吧,”陆广白说,“蒙骆部的领地就堵在漠三川的西漠口,我们拉拢不了巴雅尔,再打阿木尔就有落入包围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给他说,”萧驰野抱肩,“我家有悍虎,妻管严。”

    “他连女儿的嫁妆都准备好了,就等着进门好好孝敬这位‘大夫人’。”陆广白愁到深处,不禁笑起来,“人人都爱萧策安。”

    巴雅尔以前属意的女婿是哈森,可是哈森执意要娶胡鹿部的朵儿兰,因此跟蒙骆部有了嫌隙。等到哈森战死,萧驰野来谈联盟的时候,巴雅尔站在沙丘上,看萧驰野身量高大,气质出众,还是手刃哈森的离北头狼,就动了嫁女儿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胡鹿部退回赤缇湖畔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哈森,”陆广白说,“他的妻子策马去了东边,带回被你打散的有熊部战士,求请退回赤缇湖的族人再助阿木尔。朵儿兰在大漠虹鹰旗前发誓,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萧驰野想起哈森死前随水漂走的赤缇花。

    “还有,”陆广白收敛了笑容,“朵儿兰去东边前就怀孕了,那是哈森的遗腹。”

    萧驰野沉默地系着臂缚,落日的余晖消失,天空出现短暂的寂静,既没有太阳,也没有月亮,那抹沉甸甸的蓝色罩着苍顶。鹰唳穿透旗帜,随风飘动的长发散在这片蓝空下,朵儿兰扶着小腹。

    巴音替朵儿兰盖上厚衣物,劝道:“夜很凉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丈夫在西边,”朵儿兰仰高头,在风中看苍鹰飞过,轻轻地说,“我的雄鹰何时能回来?”

    巴音不忍看她这个模样,想要擦拭眼泪。

    “离北的狼咬死我的哥哥,又咬死我的丈夫。”朵儿兰绿眸里沉淀着仇恨,“巴音,他是来杀我的孩子的,”她掩住腹部,退后两步,道,“我要保护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俄苏和日不会让萧驰野伤害到你,”巴音放轻声音,“你父亲也不会,大漠会齐力保护你,因为这是哈森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巴音,用你智者的眼睛看看大漠,已经有三部追随了他的铁骑。”朵儿兰几乎要缩进宽大的外袍里,她清瘦的下巴掩在其中,忧郁的眼眸里蓄起泪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