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272 峰回  将进酒 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http://m.ibiquge.net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272 峰回 (第1/3页)

    雨珠敲打着营帐, 炉子上煮着沸腾的茶水。沈泽川已经换了衣裳, 坐在椅中, 问纪纲:“师父认得‘风泉’吗?”

    “认得,”纪纲端着茶碗,看了眼边上的乔天涯, “但确实不知道他是邵成碧的儿子, 更不知道邵成碧就在昭罪寺门口卖包子……最早太傅说要办此事的时候, 只说风泉是个暗桩。”

    沈泽川道:“他既然是邵成碧的儿子, 又怎么会变成慕如的弟弟?”

    纪纲含着茶水, 半晌后咽下去,说:“你还记得, 咱们进昭罪寺那晚, 太傅说东宫僚属死伤无数, 我当时就猜想,既然太傅能装疯残喘,那太子一派总还有几个落网之鱼能活了下来。后来我问太傅,太傅不肯讲,直到有一日, 我跟宫里每月来发放粮食的太监闲话,听说楚王李建恒喜好美人, 在地方挖空心思搜罗美人。”

    纪纲把此事当作笑谈告诉齐惠连, 几个月后, 李建恒在晋城的庄子就把慕如送到了阒都。

    “我跟锦衣卫打听, 说慕如从小被养在庄子里受人□□, 跟弟弟五六年都见不了一回。风泉能跟着她入都,是因为老家的宅子给烧掉了,他没有去处,只能投奔姐姐。”纪纲搁下茶碗,正色道,“我信以为真,你在阒都也瞧见了,那慕如是真把他当成了弟弟,这谁能瞧出是假的?”

    慕如到了阒都,李建恒还没有来得及收,就被小福子借机献给了潘如贵。慕如很受潘如贵的宠,风泉因此颇得潘如贵青眼,但他那会儿还不是潘如贵的“孙子”,因为潘如贵身边有个小福子。

    “咸德八年端午节前夕,太傅设计杀小福子,这事你知道,我以为太傅只是想让你出寺,”纪纲说,“谁知半路杀出个萧驰野。”

    沈泽川想到这里,突然想起他刚出昭罪寺不久,还在锦衣卫养大象的时候,萧驰野来堵他要扳指,怀疑他在李建恒身边安插了人。

    天纵奇才。

    齐惠连是这么夸萧驰野的,因为他嗅觉太灵敏,仅凭对李建恒的了解,就觉察到有人在教唆李建恒争抢慕如,然而萧驰野也没有想到,李建恒身边的人根本不是沈泽川安排的,他跟沈泽川较劲,只能扑场空。但齐惠连半点痕迹都没露,萧驰野这份敏锐着实惊人。

    “风泉送进去,”纪纲说,“太傅就再也没提过了。”

    帐顶有雨打声,帐内略显寂静。

    姚温玉膝上卧着虎奴,并不冷,他打破沉默,说:“倘若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是邵风泉,那邵成碧何必带着火铳来?”沈泽川左手撑首,在暖和的帐内思绪流畅,“火铳被换给樊州土匪的事情,邵成碧知道,他明白这批火铳用不了,可是他还是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邵成碧前来赴死,是为了给沈泽川一个能攻打丹城的理由,他有千百种办法,唯独不需要火铳来画蛇添足,除非这批火铳根本不是拿来用的。

    一直仰身在椅子里的乔天涯骤然坐正,他沉默须臾,道:“邵伯是想告诉府君,谁是蝎子。”

    火铳是中博蝎子给翼王的,而中博蝎子正是从阒都蝎子这里得到的。陈珍虽然能调动火铳,还掌握图纸,但奇怪的是,他竟然对春泉营火铳丢失一事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既能眼观六路,又能耳听八方的,非宦官莫属。”沈泽川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感觉,他有些清晰的事情开始变得模糊,而模糊的事情却开始变得清晰,“陆广白告诉我,替换边郡军粮的就是监军太监迎喜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福满就是个替死鬼,”姚温玉说,“薛延清则是个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“这把刀,”沈泽川眉间微皱,“有些捉摸不透啊。”

    * * *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薛修卓蹲在福满身前,端详着福满的神色。

    福满在酷刑里就剩层皮了,他没了舌头,只能用突兀的双眼瞪着薛修卓,嘴唇翕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